真实的生命体验与美好的心灵悸动

凯时国际娱乐

2018-11-01

  一提起陈忠实,我们自然而然会想到《白鹿原》,津津乐道于陈忠实小说非凡的造诣。

其实,陈忠实散文的创作相较小说来看,开始时间更早,持续时间更长。

他曾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表示对散文创作的偏爱。

湖南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的《我走在这活泼泼的人间》,收录了陈忠实44篇经典散文作品,展现了其在散文写作方面深厚的功底。

  在这44篇散文作品中,陈忠实写家乡的白鸽、斑鸠、朱鹮,写父亲、友人、良师,回顾自己贫困的少年、艰辛的青年、奋斗的中年,写周游远方的各种见闻,题材很丰富,笔调很温馨,情感很灵动。

可以说,陈忠实真实质朴、随兴所发的性格与散文直抒胸臆、直指人心的特点不谋而合,让读者能够产生一种深沉而灵动的生命体验。

  陈忠实的散文都是以自己生活的“原坡”作为创作的原点,关中平原的自然景观、社会风情和人文传统,构成了他散文的世界。 在《原下的日子》中,他这样描述:“傍晚时分,我走上灞河长堤。 堤上是经过雨雪浸淫沤泡变成黑色的枯蒿枯草。 沉落到西原坡顶的蛋黄似的太阳绵软无力。 对岸成片的白杨树林,在蒙蒙灰雾里依然不失其肃然和庄重。 河水清澈到令人忍不住又不忍心用手撩拨。 一只雪白的鹭鸶,从下游悠悠然飘落在我眼前的浅水边。

”老家的任何景致——原坡河川、蓝天白云、虫鱼鸟兽,都是他生命的精神寄托,凝聚着他对生活的再度体验。

  与中国散文传统的牧歌式情调不同,陈忠实的散文有着浓重的济世情怀。 那不是简单的生活体验,更多的是生命体验。 在《三九的雨》中,有这样一段描述:“我的一生其实都粘连在这条已经宽敞起来的沙石路上。 我在专业创作之前的二十年基层农村工作里,没有离开这条路;我在取得专业创作条件之后的第一个决断,索性重新回到这条路起头的村子——我的老家。

我窝在这里的本能的心理需求,就是想认真实现自己少年时代就发生的作家之梦。 ”从沙石路到创作路再到人生路,陈忠实把纯粹的借景抒情,转化为在人物与土地关系、人性思考上加深思考,再依托自身的生活体验,展示他对人生的哲理性理解、对人自身存在的哲理性反思。   陈忠实曾经说过:“就我自己而言,散文就是一种心灵的独白,心灵对于现实对于历史的一种感悟,需要抒发,需要强辩,需要呜咽,有时候也需要无言的抽泣。 感天感地感时感世感人感物,总而言之在于一个感,有感触有感慨有感悟而需要独白。 ”陈忠实在《我走在这活泼泼的人间》一书中,将散文抒情性与对生命主体精神伸张、对自然生命力的热情讴歌、对不息的生命追求的歌颂、对弱势生命的人文关怀、对生命存在方式的深沉叩问紧密地结合起来,使得他的散文因深沉而灵动的生命体验,透射出生命与人性的美好。